您当前的位置 : 河北长安网 >> 政法文化

布料里的时光

河北法制网 2021-01-08 13:41:45

  □ 刘兰根

  小时候,母亲买布料是去供销社,村里的供销社就有布料。姥姥的家在公社所在地,那里的供销社比村里的要大很多,布料也更多一些。逢过年,母亲还会去县城,那里的布料花色品种更多,我也总能有更好看的衣服穿在身上。

  那些花花绿绿的布料裹在木板上,在货架子上排成一排。白棉布用量多,就成匹的被摆在柜台上,称为“白四布”。凭布票,说好要哪种布,要几尺,售货员就会搬过布,拿一柄木尺子量,量好后,用镶嵌在木尺子一头的小刀片剌个豁口,然后两手分别拽着布角,使劲往前拉,随着“刺啦刺啦”的声音,一块布被拽得整整齐齐。买布一般不说买布,人们都会说:“拽几尺布去。”白棉布主要是做被里,做鞋底鞋边,还有老头老太太的棉裤腰。也有的用染料在大铁锅里煮开后把白棉布染成黑乎乎的颜色。

  花棉布是平纹布,又薄又软,最受欢迎,称为“洋布。”我的衣服都是用花棉布做的。后来出现了一种较厚的棉布,是斜纹的,就直接称为“斜纹儿”。再后来,大花图案的花哔叽出现,做被面、褥面大受欢迎,家家都用这种花哔叽面料做的被褥。色彩以红、绿、蓝等为主,大朵的花,非常鲜艳。

  20世纪80年代初,供销社里出现了的确良、涤卡,还有各种格子布也很流行。的确良主要是白色、粉色,涤卡就只有蓝色。校园里,人人都有一件白色的确良上衣,蓝色的涤卡裤子,这也是儿童节期间搞集体活动的统一服装。

  再后来,出现了绸子,主要是深红、粉红、墨绿、古铜等颜色的,有结婚办喜事的开始用绸子做被面。新媳妇也会用绸子做几件棉袄作为陪嫁衣服。

  花哔叽被面和绸子被面被作为上档次的新婚贺礼,交情深的一人送一块,有的是兄弟几人合送一块,甚至10多个人共送一块的也有。结婚送的被面称为“喜条”,在婚礼的当天挂在院子里的绳上,特别喜庆。这样的习俗一直延续了很多年。

  如今,服装的款式和风格越来越多,除了定做家居服或特别高档的服装外,已极少有人再买布料做衣服了,做被子的花哔叽被面、绸子被面、白棉布也逐步被里、面一致的碎花薄棉布代替。

  母亲当时省吃俭用,省下了不少布票,没想到有一天,布票停止使用了。那些或旧或新的布票静静地躺在抽屉里,成为我如今的珍藏。翻动它们时,那段时光的印记再次清晰起来。

  (作者单位:衡水市冀州区人民检察院)

关键词:责任编辑:底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