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河北长安网 >> 政法文化

小时候的味道

河北法制网 2021-01-08 13:41:51

  □ 唐盈盈

  那一日下班回家,刚到院子,车子还没放下就闻到了西红柿疙瘩汤的香味。熟悉的味道勾起了我对奶奶的回忆。

  奶奶曾是一位爱美的姑娘,漂亮、利索、爱干净,头发经常打理得整整齐齐。奶奶最爱做的事就是做好饭等爷爷回家、收拾屋子和给我留好吃的。我是她一手带大的,出生见到的第一个人也是她。

  小时候的味道,是放了白糖的小米粥。那时候家里条件不好,买不起奶粉,奶奶就把白糖放到我的碗里搅一搅,吹一吹,一口一口喂我。尝到甜头的我就真的不哭不闹,安静地喝完一小碗。她说吃五谷杂粮长大的孩子没灾没难,长得壮。

  小时候的味道,是热馒头中间夹着的那层芝麻酱。我上小学时,下午放学后,一直等爷爷下班才能开饭。写作业前,我总要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奶奶把从锅里拿出的热腾腾的大馒头从中间一劈两半,用筷子沾一点儿芝麻酱,一抹一扣一夹,筷子再给我舔舔……那是她给我的独一无二的美味。

  小时候的味道,是西红柿疙瘩汤里的几滴香油。写完作业后,奶奶总和我谈起他们那个年代的生活,说起她挨饿受冻的故事——她走几十公里去换山药干,家里还有几个孩子等着,必须走快点,回来后把山药干磨成面蒸窝头、熬糊糊。那时喝点粥为了顶饿,饿醒了就喝点水……我听得很敷衍,又不懂事,只记得喝的疙瘩汤里她给我加的喷喷香的香油。

  小时候的味道,是生病才能吃到的水果罐头。我自小身体就好,很少生病,有时候为了吃罐头故意穿着薄衣服出去闹、出去玩。生病后,葡萄罐头、桃罐头成了比感冒药还好使的“神丹妙药”。苦苦的药捏着鼻子吃下去,凉凉的、甜甜的罐头赶紧跟上,晚上睡觉前再把罐头汁都喝了,不知道是罐头好吃还是药起作用了,第二天肯定就好了。后来,我长大了,买过很多种罐头,但只觉得它们都甜得齁人,说不上缺少了些什么味道。

  小时候的味道,是大锅蒸馒头时留给我的一碗猪皮。读高中的我一个月才能回家一趟。家里人多,每隔三四天就要蒸锅馒头。面剂子揉好装锅,中间放一个小碗,猪肉皮切块,八角垫碗底,摆猪皮放水。大锅烧上一段时间,馒头熟了,猪皮也熟了。奶奶笑呵呵地让我吃,说小姑娘吃猪皮会皮肤好长得好看。

  小时候的味道,是奶奶留给我的、儿女们买给她的点心糖果。后来,我去了外地上大学,从此故乡对我来说只有冬夏没有春秋。奶奶背驼了,牙也掉光了,放假回家,她就像一个哆啦A梦,掏出各种蛋糕点心,夹心的、巧克力的、水果的,五颜六色,手绢里还给我包着糖。可是,这些点心因为留的时间太长都有了霉点,我便埋怨自己好久都没回家看望她了。

  再后来啊,我再也见不到奶奶了。我问妈妈为什么从来没有梦见过奶奶。妈妈说,是因为奶奶最疼我,不想打扰我。

  如今,我毕业了,参加了工作,去过很多地方,参观了很多红色圣地,对奶奶口中的那个年代的不易有了更深刻的认识。现在人们生活好了,吃饱穿暖了,有的人便开始浪费了。可是,那些吃过苦的人是不会浪费的,因为她们真正挨过饿、受过冻。她们才真正懂得“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

  如果有时光穿梭机多好啊,能够回到小时候陪在奶奶身边的日子,那我一定会好好听她讲她的故事。如果没有,有一种穿越记忆深处的味道也好啊,一碗西红柿疙瘩汤,鸡蛋打碎划在锅里,出锅滴几滴香油,这种味道,能让我忆苦思甜,让我倍加珍惜,让我积极生活,让我不断向前。

  (作者单位:吴桥县人民检察院)

关键词:责任编辑:底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