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河北长安网 >> 干警佳作

朝鲜桧仓祭英灵

河北法制报 2020-11-09 09:39:32

  图为位于朝鲜桧仓郡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陵园第二层的中国人民志愿军英雄铜像纪念碑。

  □ 梁桐纲

  今年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也是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主席的长子毛岸英烈士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牺牲70周年。每当想起长眠在异国他乡的毛岸英等在抗美援朝战争中英勇牺牲的烈士们,心中总要激荡起滚滚的思念浪花,久久不能平静。到朝鲜去看看他们,献上一束花,成了我长久的一个心愿。三年前,我的这个心愿终于得到了实现。

  那是2017年的4月,我们一行以退役军人和省级劳动模范为主体的16人团队,办好相关手续,跨过了鸭绿江。到朝鲜去,去祭奠毛岸英和志愿军烈士,是我们此行的最强心愿。

  毛岸英烈士所在的志愿军烈士陵园,位于朝鲜平安南道的桧仓郡,依山而建,掩映于苍松翠柏之中,陵园占地约9万平方米,是朝鲜境内面积最大的一处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陵园。这一带曾是1958年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撤离朝鲜前所在地。一座郁郁葱葱的大山上,150米的山腰处,1957年由志愿军和朝鲜群众一起修建的烈士陵园肃穆庄严。山脚下,陵园石质大门朴实无华,默默守护着志愿军烈士的英灵,大门上方用中朝两国文字镌刻着“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陵园”的字样。陵园的台阶、中国的古式琉璃牌楼、绿瓦红柱的六角纪念亭、横梁彩绘、白色纪念碑等等都含有深刻的寓意或讲述着鲜血凝成的友谊及血与火的战斗辉煌。我们手捧鲜花或携带从祖国带来的供品等沿着240级台阶缓缓拾级而上,每一步似乎都感受到了台阶上所承载的历史厚重。这240级台阶,象征着240万参战的志愿军指战员。拾级迈步在这里,不禁使人的心灵得到净化,勇气和力量得到提升。我们当中有两位老人,一位刚刚做完手术不久,一位患腿疾严重,她俩就是平地行走也很艰难,没想到在烈士陵园拾级而上竟没有落后,我一直在想,这是怎样的一种精神力量啊!

  经过含有深意和寓意的陵园第一层,我们来到陵园第二层的小广场上,一座14米高、手握钢枪、身披斗篷的志愿军英雄铜像在广场中心巍然屹立,碑文上方是和平鸽徽章,上面刻有中文 “和平万岁”字样。铜像底座两侧分别是彭德怀与郭沫若题写的中文碑文。广场四周排列着毛泽东主席的亲属、中国驻朝鲜大使馆工作人员等种下的松柏。我们一行整齐地肃立英雄铜像前,献花致敬。英雄铜像的后方两侧,是两幅气势雄伟的志愿军抗美援朝战斗和中朝人民并肩作战铜质浮雕群。陵园管理人员告诉我们,两幅浮雕群此前为石质,金正恩委员长到志愿军烈士陵园瞻仰后,告诉管理人员,要像对待自己的亲骨肉一样对待志愿军烈士,并当即指示将石质浮雕换成全铜浮雕。我们过去在电影电视上看到的毛岸英烈士的石质雕塑,现在也以崭新的全铜半身像呈现在前来瞻仰和拜谒的人们面前。

  志愿军烈士墓区位于一面写着“向烈士致敬”字样的琉璃瓦影壁的后上方,是陵园的第三层。包括毛岸英在内的134名烈士长眠于此。这里单人单墓,每一个坟冢前都立有石碑,碑前写有烈士姓名,碑后写有中文和朝文的简单生平,其中3座墓碑上写的是“无名烈士”。134座水泥浇筑的圆形白色烈士墓排列得整整齐齐,所有墓旁都种有一株当年从中国移植的东北黑松。我们看到,烈士身边的黑松一株株挺拔威武,在毛岸英烈士墓旁的黑松更是长得粗壮茂密。这时有一个同志轻轻地走来在我耳畔说,你往上看,岸英烈士墓前的两棵黑松越长越近,巍峨的树冠倾斜着搭在了一起,正好在陵墓的上方,莫不是为这位远离祖国的“志愿军第一人”要搭上一个遮风避雨的巨伞。我们为这个惊奇地发现而感慨万端。

  对于在烈士墓前的祭典仪式,我们事先并没有成型的方案,只有一个简单的设想。但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大家的想法却是那样的一致,做法也是那样的协调。按照民族习惯,大家没有言语,肃穆地一同献花、一同祭奠,那烧尽的纸灰随着升腾的烟雾,似一片一片密密翻飞的黑色蝴蝶,在阳光的投射下升腾着飘舞着寻找着。此时,更有原本静谧的陵园上空,突然间传出几声鸟鸣,可是万物生灵也在向远在异国他乡的志愿军烈士们致敬?

  此时,我们全体列队,脱帽在毛岸英烈士墓前,向着英雄的志愿军烈士们默哀,三鞠躬,大家顿时一个个或抽泣或悲痛或泪如泉涌。半个多世纪过去了,时间的车轮带不去大家对毛岸英烈士和千千万万志愿军烈士的怀想!有人提议,我们之中曾经的军人要列队为烈士敬上一个标准的集体军礼。提议很快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响应,那个军礼是战友之礼,是思念之礼,是崇敬之礼啊!我们怀着难以表述的心情,环绕着墓地一步一步地慢慢走过,一个一个墓碑看过去,墓碑上的红五星映衬着一个一个鲜红的烈士名字,他们中有工兵,有警卫战士,有驾驶员,有通信兵,有干部,更多的是战士。他们来自祖国的四面八方,他们都还年轻,为了捍卫和平远离家乡,长眠在这里。当我们用沉重的脚步环绕烈士陵园一周,返回岸英墓前时,原本没有一丝风动的陵园忽然间从我们的右手方刮过一阵风,把原本在铁盆里留有的纸灰朝着左手边方向吹去,远远地飘向天际,越飞越高,越飞越远。朝鲜同志告诉我:“那个方向是中国的方向……”

  (作者单位:河北省公安厅公安文联)

关键词:责任编辑:柳红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