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河北长安网 >> 政法论坛

那些光荣与梦想

河北长安网 2019-10-10 16:03:05

  “我是你的十亿分之一,是你九百六十万平方的总和。”初读舒婷的诗歌《祖国啊,我亲爱的祖国》,在我的少年时代。后来离开家乡到异地求学,我人生的版图越走越开阔,而真正读懂这句诗是在工作以后,因为一些人,因为一些事,因为一些旧时光里的光荣与梦想。

  十年前,我认识一个人。那是我参加工作的第二年,那一年正值新中国成立60周年,我和同事们正在紧张的筹备一个合唱节目。他在人群中显得格外精神,总是很容易闯入我的镜头,后来我听师父聊起他的故事。

  1983年冬天,在步兵第七十九师坦克团,有一个帅气的小伙子。他政治思想过硬,军事技能过强,顺利通过了层层选拔,进入庆祝新中国成立35周年阅兵队伍。那是一段回忆起来很苦,却时常感到幸福的日子。阅兵村在北京通州的一个军用机场,夏天的时候,头顶太阳晒着,脚下水泥烤着,一站就是3个多小时。他是一个从农村出来的孩子,做梦都没想到,有一天可以指挥着坦克从天安门前经过,接受国家和人民的检阅,这是他一辈子都感到骄傲和自豪的事情。

  他叫李久洪,现在是丰南法院司法警察大队副队长。我和久洪队长的接触并不多,偶尔的照面大多是我拍照的时候正赶上他值庭,还有就是他给年轻法警集训的时候。在久洪队长的办公室,有一个上了锁的抽屉,里面是一页页的稿纸。他在日记里写:我时常怀念,那些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是那些艰苦奋斗的岁月,教会了我最重要的人生道理。我没有什么大本事,尽最大努力保障好庭审安全,不出差错是我的目标。

  很多时候我都在问自己,作为年轻一代的法院人,我们能从这些老同志身上学到些什么,我们又该如何面对苦难。或许正如久洪队长所说,所有经历都会变成光,照亮前行的路。

  五年前,我和一个人熟悉起来。因为每次写材料需要一些素材,他总是很耐心的回应我。我从来没想过,在我眼中向来健壮结实的男子汉,有一天会突然病倒在工作岗位上,更让我没想到的,是几个月后他又坐在了审判席上。

  他叫赵立新,是丰南法院唐坊法庭副庭长。今年2月末的一天,立新庭长在下班路上突发心肌梗塞,被同事紧急送到唐山工人医院急救中心,并连夜做了心脏搭桥手术。那几天很多人的心是悬着的,因为谁也不知道接下来面临的是什么。

  在立新庭长身上,总有一股说不出的韧劲。他就像一棵长在田野间的蒲草,从不畏惧困难也从不言苦。在基层法庭摸爬滚打的这些年,他掌握了和老百姓打交道的说话方式,也练就了一套独特的调解方法和庭审技巧。连续多年办案超两百件,是他向党和人民交出的成绩单。前几年,因为腰伤发作他曾被调回机关,可没两年他又选择回到了基层法庭。他总是说,有些情感总觉得没那么浓烈,可就是怎么都割舍不下。

  今年6月中旬,我见到了立新庭长。他身体恢复的还不错,这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聊起正在办的案子,他依然止不住兴奋。我问他,在重症监护室的20天,是靠什么支撑过来的。他说,真的没什么,我只是相信我可以。

  说实话,我不知道生命中有多少事情,可以轻描淡写一笔带过。我也不想去追问,这其中亲历者承受过怎样的压力。我只知道,在祖国的大江南北,有很多像立新庭长一样的年轻法官,他们扎根在离老百姓最近的土地上,他们也曾面临生命和梦想的抉择,但是却从未放弃过。

  十一年前,我和他初识。有些恍惚,很多年过去了,他还在我身旁。下午四点钟,他出差回来从我办公室门口路过,我下意识的喊了一声,老李同志。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他,我会选择“工匠精神”。

  他叫李秀合,现在是丰南法院政治处主任。基层法院从事文字工作的人不多,他算是其中的一个。在他眼里写材料这件事从来没有捷径,看的多了,写的多了,自然也就无师自通。他经常因为一个突然冒出的灵感从床上爬起来加班,也经常因为想到一两个满意的词语狂喜不已。记得早些年,他总是招呼大家一起加班,难写的稿子一起商量思路,困难的事情一起通关。后来他工作越来越忙,很多稿子依然亲力亲为,他还是那个来的最早走的最晚的人。

  在我的印象中,老李同志总是笑意盈盈的。我总觉得这样的他,应该不会干出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可就在几年前,他突然冲进火场,救出了很多老百姓的家用物品,而那双写字的手至今还留有疤痕。去年冬天,他突然找到我,“我同意你去省院学习一段时间,十多年了,也应该出去见见世面了,这边有我呢,别忘了我曾经也是一名文字工作者”。

  和老李同志亦师亦友,他对我的影响更多是悄无声息的。有一个周末,我来单位加班他正在修理旧电影机,那是他工作之余唯一的爱好,第二天他要用胶片机放映爱国题材的老电影。我问他,如果有一天厌倦了怎么办?他用最简单的话回复了我,还有责任。这些年,我接触过很多像老李同志一样的人,面对琐碎单调的日常,他们不知疲倦,勇往直前,是他们告诉我唯有热爱才能抵挡岁月漫长。

  这篇稿子写到这,楼道里响起了歌声。我看了一下时间,忙碌的一天又要结束了。可这一天真的结束了吗?在这栋九层高的办公大楼里,还有很多人继续着。他们年龄不同,身份不同,岗位不同,但是他们有着同一个梦想,那是无数法律人对法治中国的向往,那也是万千群众对公平正义的期待。莫名又想起舒婷的诗,“我是你的十亿分之一,是你九百六十万平方的总和”。

  (唐山市丰南区人民法院 张瑜)

关键词:光荣 梦想 师父责任编辑:柳红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