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河北长安网 >> 政法文化

刘兰根:《麦秸垛》

河北法制网 2019-07-09 09:08:48

  □刘兰根

  麦收过后,场院边上堆起高而圆的麦秸垛。
 
  麦秸垛压实后,父亲用铁叉掀起垛底周遭儿,露出落在地上的星星点点麦粒,母亲用长把笤帚扫出来,一遭儿下来,能扫出小半簸箕麦粒,母亲的眼中满是欣喜。第二天又来落垛,这次扫出的麦粒就只有有数的几个了。父亲在场边的沟里和好泥,然后登着梯子泥麦垛。麦秸垛堆在场院边上,这个场院也是我们从村外回家的必经之路,每次路过,看到麦秸垛,我都会有亲切的感觉。
 
  这些麦秸大有用处。冬天的时候,母亲晒一些麦秸,铺到土炕上,厚厚的麦秸上再铺上褥子,我们姐弟会兴奋地上去打几个滚儿,松软暖和,还能闻到阵阵麦香。奶奶会把晒好的麦秸塞到她的大毡窝里,奶奶脚上的大毡窝又大又笨重,她说铺了麦秸暖和又防潮。
 
  麦秸也是一年的柴草,每顿饭前,预备一小把麦秸引火用。母亲烙饼时,就要多准备麦秸,母亲说麦秸烧的火软,饼不容易糊,一把麦秸烧完,正好烙熟一张饼。
 
  母亲烙饼时,总是我在烧火,我对烧火有着浓厚的兴趣,喜欢看火苗在灶膛跳跃,喜欢闻柴草的烟火气,也喜欢盯着火苗胡思乱想。
 
  每年春天,父亲都要请人把土房顶泥一遍,土墙头也要泥一遍新泥。用铡刀把麦秸铡成寸长,放到洇着的泥盘里,用三齿耙来回推拉,使泥越来越有韧劲儿,等泥和好了,就开始泥房顶,泥墙头,用麦秸泥泥过的房顶和墙头,能禁住雨水的冲刷。这一年基本上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后来,麦收过后,村里会来几辆拖拉机来收麦秸,说是造纸用,收麦秸是按垛,要整垛的卖掉,许多人家卖了麦秸换钱。我们家的麦秸垛却一年也没有卖过,母亲舍不得,她每次拿包袱去村口的麦秸垛拿麦秸的时候,心情都是愉快的,她喜欢自家的麦秸垛,那是她劳动的见证。
 
  新麦入场院前,家家都要用碎麦秸轧场,由于卖掉了麦秸垛,好多人家到处找麦秸。这时候的母亲特别大方,她主动给乡邻们说随时来拿麦秸用,再加上平时阴雨天,乡邻们有的没有干柴做饭,母亲也让他们去我家的麦秸垛拿麦秸做饭。这样一年下来,我家的麦秸垛往往只剩下一个夹杂着碎麦秸的小土堆。母亲打扫干净,又在迎接新的麦秸垛。
 
  大型联合收割机出现以后,麦秸被直接粉碎在麦田里,村里再没有了麦秸垛。又到麦收时节,那记忆里的麦秸垛再次清晰浮现在脑海里,母亲勤劳善良的过往,让我的内心再次被深深触动。
 
  (作者单位:衡水市冀州区人民检察院)

关键词:刘兰根 麦秸垛责任编辑:柳红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