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河北长安网 >> 政法文化

骨子里的乡土气

河北法制报 2019-07-05 10:41:18

  刘荫庄

  大半生在石家庄住着,既为庄子,谅必是阡陌纵横,沃土千顷,然而,那是庄外的风景。我大都住在庄子的中心,在水泥森林里远离了土地,然而,我平生却对土情有独钟。

  从岗位上退下后,对土的失落感愈加强烈。有了大块的时间,就聊以补缺,从市场里购来大小不一形态各异的花盒,从郊外拉过三编织袋黄土,于是,家居的凉台上,依次排开的花盆里,种上了不同品类的花。

  君子兰、云竹、朱顶红、旱地荷花、仙客来、一剪梅、昙花、垂丝海棠、石榴、合欢花,还有菊,一时里,向来空旷的凉台里就多了生动,经年历月,众香园里也就平添了芳姿绰约、淡香馥郁,花香盈室。

  感谢了,孕育众生的土!

  起初,我的花室不尽是四时应景之花的,花开的日子里,我心中就有了得意,花谢去凋零了,心中就袭来一派怅然。于是,我翻遍自家的书橱,找来关于育花的书,读后,仍不得要领,后来,我还是从书店里购得关于养花的专业书,才有了花开四季,有了朝放夜合,有了浓香扑鼻就有了淡雅相依,也就满满了四季好心情。

  感谢了,孕育众花的土。

  春转瞬去了,阳台上的春花次第谢了,夏款款临了,夏花就争相开了。此际,就属刺头花尽领风骚,相依相伴的还有合欢花,正婀娜添喜,红绒斗艳。

  去年冬天,给刺头花添了豆粕,它各个分头上就有了浅黄的花,这是个非常讲究时令的花,每当这花开来,也就提示我,该打点行装了,是又该回老家的日子了。合欢花属于豆科的乔木,五六月间开花,一到傍晚,花片就对合起来,故别名“夜合”,花作粉红色,丝丝如红茸。

  这两种花都有药用价值,刺头虽有刺,但取其汁,涂抹蚊虫叮处,立时痒止。合欢花煎汤,涂可消肿,服可安五脏,可轻身明目。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在城市里,远离了乡土,孤独寂寞了许久,自弄得了土,就有了花,还有了些许惬意。看着土生花,我如是在欣赏着生活的画,每一幅画都独到了不同的气质和韵味,然而,我还是想老家了,因了那浓郁的乡土情深。

  炊烟袅袅,鸡犬相闻,水波浩渺,白鸥翩翩,柳绿如烟,如梦如幻。

  夕阳西下,落日溶辉,远山含黛,近水跃金,倦鸟归林,渔舟唱晚。

  那就是老家了,那是留过我的脚印的乡土了!那是潮白河畔的耶律各庄。

  老家犹如我生命中的空气,本是须臾不可或缺的,那热土上有北方的青纱帐,有洗濯过我童年少年身体的水波。

  哦,四野八荒的水涝地,那土是热的,我想可能还存有我的体温!

  哦,最美家乡水!最亲家乡土!

关键词:责任编辑:柳红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