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河北长安网 >> 政法文化

幸福是奋斗出来的

河北法制网 2019-07-02 09:01:03

  贾慧贤

  我和老公两个是彻彻底底的裸婚。结婚时,我们和公公婆婆及奶奶挤在五十平方米的两居室里,刚开始我们还有独立的房间,有了孩子以后,我和婆婆及女儿睡在南屋,公公和奶奶睡在北屋,老公回来就直接在地上打地铺。我们两个在唐山找到工作后,在外面租了房子,终于有了自己的空间。物质的匮乏并没有消磨我们生活的积极性,反而使我们欲求简单,活得充实且快乐。

  出租房终结了我们的分居生活,给了我们同甘共苦、相濡以沫的机会。租房之前,我和老公一直聚少离多,我忙于学业、生孩子、养孩子、考公务员,老公却一直在忙一件事——复习司法考试,没想到这一考就是五年。其间,谈恋爱、结婚、生子、看孩子、换工作等等,老公几乎都缺席,但是我们两个的距离却越来越近。如果用一个圆来比喻的话,老公一直在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就是圆心,而我和他的距离就是圆的半径,我们之间的圆越来越小:结婚时,我的学业在昆明,圆的半径是大半个中国;怀孕时,我在南堡,圆的半径是五十公里;工作时,我也在唐山,圆的半径是六公里;租房后,亲密无间。

  出租房的生活是从无到有、由少到多,从两个人到一个家的创造性的生活。记得刚租房时,为了减少房租,我们和人合租房。刚进去时,屋里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我和老公去旧货市场花两百块钱买了一张双人床,从办公室搬出被褥住了进去。刘姐送给我们一套电磁炉和锅,成为陪伴我们五年的工具。我们从二手市场淘换的一张桌子、三个凳子成为我们看电脑、写字、下棋、饮茶、读书、做饭、吃饭的主要阵地。只要发工资,我们就会添置一些基本的生活用品。随着生活逐渐步入正轨,家里的东西越来越多,五年后搬家,竟然搬出了近四十箱日常用品。

  出租房周围的环境和光临出租屋的朋友,让我们对唐山这座城市有了感情。我们是幸运的,前后在唐山租了三处房子,位置涵盖了唐山的南部、市中心以及西部三个方位。因此,我们对于这些区域的公交站牌、日常小吃等升斗小民日常所用非常熟悉。出租房的生活扩展了我们交际的半径,让我们和同事朋友联系得更紧密。简陋的家,并不乏人气,我经常把单位的同事叫来,一起烤披萨、蛋挞,做冬瓜丸子汤、炒菜、喝酒、谈论法律问题。这里经常充满欢笑声、下棋声以及大家探讨法律的声音。

  蔡康永说:“人生何必如初见,但求相看两不厌。”出租房里同甘共苦,我们两个是相看两不厌。记得第一次租房时,新房里满是刚装修完的垃圾,我们不舍得找保洁,只好花两天时间将散落满地的纸箱垃圾慢慢聚拢在一起,用小刀将屋里白点悉数铲除。第二次租的房子位于顶层没有电梯,挨着街道、四处透风,冬天的暖气一点也不暖,还有蟑螂。后来买房子时,为了节省瓷砖拆除的费用,我们两个也是亲自动手,将废旧的瓷砖从五楼一趟趟运下来,整整三天,一到五楼往返四百多趟,才终于把瓷砖背完,我们两个的腿都在打哆嗦。虽然累,但是彼此看一眼,又很幸福。这种幸福是一种创造生活中凝聚交融的情感和友爱,无论风雨和时间如何冲刷,从不褪色,弥足珍贵。

  艰苦的环境促成奋斗的决心,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我们在出租房里一起读书,一起鼓励,一起奋斗。在出租房里,老公先后通过了司法考试、公务员考试、心理咨询师考试、法官助理考试;我也顺利研究生毕业,考上了公务员,通过了法官员额考试……我们两个的文章还得过很多奖,也获得了院里优秀青年干警、办案能手等称号,其间,我们还收获了两个聪明漂亮的孩子。晚上回家,我们很少看电视,花在读书上的时间非常多,花在提高审判技艺上的时间也非常多,一旦有空,我们都会去老同事家拜访,学习审判经验。短短几年,我们已经成为各自行业的骨干。

  结婚八周年后,我们终于攒够了首付款,贷款买了一套三居室。把公公婆婆奶奶和女儿儿子接到身边,一家人其乐融融,我们生活得更加自信,更加从容。

  (作者单位: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关键词:责任编辑:柳红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