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河北长安网 >> 政法先锋

“我在塞浦路斯”-------衡水民警的维和故事

河北长安网 2019-06-26 10:54:50

  2019年5月4日,衡水市公安局民警刘程杰怀着对未知的忐忑,对家乡的不舍,还有一点点的兴奋和自豪,降落到了距家乡万里之遥的塞浦路斯共和国(该国是位于地中海东部的岛国,面积约9200平方公里,人口约95万),开始了为期一年的维和任务。初来乍到,陌生的地域,陌生的人群,陌生的工作,所有的一切都是陌生的,他的心里也曾涌起些许不安和焦虑,但是他知道,自己的肩上担负着沉甸甸的责任与使命,还有家乡亲人和同志们的殷切期盼,无论前路如何,他都要勇敢地去面对。转眼一个多月过去,刘程杰已经适应并融入了当地的工作和生活。6月20日一天的工作结束后,他给我们发回来一封邮件,讲述了在塞浦路斯的些许故事和感触……

  “我现在是一名联合国警察,但我更是一名中国人民警察,无论走到哪儿,我知道包里始终装着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护照”,中国驻塞浦路斯维和警队是我的依靠,中国驻塞浦路斯大使馆是我坚强的后盾。我会一直坚定地走下去,直到凯旋!”

  ——摘自刘程杰2019年6月20日3时发回的邮件

  “我在塞浦路斯”-------衡水民警的维和故事

  对身处异国他乡的中国维和警察来说,责任和使命就是树立、维护、传播中国警察的正面形象。虽然我们头顶蓝盔,但我胸前挂的是五星红旗,左臂挂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臂章,我们的一坐一站、一言一行都代表着中国警察。工作中肯学习、肯吃苦、能担当,生活中不计较、不滋事、不怕事,努力使自己更加自信、开朗、豁达,努力塑造良好的中国警察形象。

  我在与外国警察同事的工作和交往中,脑子里始终绷着一根弦,既要保持友善、宽容、乐于助人的态度,又要心中留有底线,涉及到祖国利益、荣誉的问题分毫不让。

  工作生活中,感觉最大的“难关”还是语言关。联合国塞浦路斯任务区一共有69名维和警察,来自15个不同的国家,可以想象各种风味英语、各种花式口音扑面而来的感觉。尤其在最初培训的一星期里,来自警方的、军方的、民事的几十名教官,用夹杂着各地方言的英语“轮番轰炸”,用个时髦的词说就是“酸爽”。经过培训,我分配至警局工作,警局一共7名警察,一名波黑人、一名保加利亚人、一名黑山共和国人、一名意大利人、两名爱尔兰人。每天工作完最想的事就是睡觉,因为这一天下来光说话就说得脑仁疼。相信经过一年的磨练,我的英语水平一定会突飞猛进的!

  联合国对驾驶技能有着近乎苛刻的标准,也是唯一可能导致被遣返的考试科目。驾驶本来是我最自信的一项,但是恰逢驾驶考试临时调整,新增了坡起倒车和越野驾驶两个科目,考试的时间也大大提前,让我完全没有对右舵车的适应时间。右舵车最难的并不是右手换左手,而是一整套交通规则的彻底反转,当你开车的时候你就是活在一个镜子里的世界中,一切都是反过来的。对我这样第一次接触右舵车的人来说最难的不是坡起、场地、越野,而是路考。因为你总会不由自主注意左方车辆,总会下意识往右边车道跑,尤其在空旷的道路上更是如此,再加上考试时还要随时听从考官那带着希腊味儿的各种英语指令,难度可想而知。考试前一天,幸亏警队同事们带我熟悉了驾驶考试的场地和路径,才让我有惊无险地通过了驾驶考试。但是根深蒂固的习惯是很难一下子转变,这也给紧张忙碌的工作带来了许多困扰。

  维和警察的工作主要是在停火线附近执勤,协助塞浦路斯警方查处非法耕种、非法狩猎、非法建筑等各类治安及刑事案件,另外还要处理最危险的土希两族冲突事件。我工作的丹尼亚警局位于塞浦路斯首都尼科西亚西部,负责的缓冲区东西长约30公里,南北最宽处约3公里,主要是山地、丘陵地貌,遍布荒原、农田、果园,共涉及7个村落,其中有两个村落就坐落在缓冲区内。联合国提供的工具只有一辆车、一部值班手机,一套防弹头盔和防弹衣,而我解决问题的唯一方式就是对所有的事件、案件与各方进行沟通、谈判。

  另外还要适应当地的气候和作息时间。目前塞浦路斯处于旱季,平均每天最高气温在36度以上,日照特别强烈。工作一星期后裸露的双臂开始隐隐作痛,然后开始脱皮,每天衣服上都是一层汗碱。工作时间早班是早7点半到下午3点半,晚班是下午3点半到晚11点半,期间没有休息和吃饭时间,饿了只能在车上吃点自带食物,短短一个多月我的体重已经下降了12斤。

  生活中,我最大的感触有两个,一个是物价贵,一个是孤独。当地所有日常生活消费品价格相当于衡水物价的8倍左右。生活中最难受的还是孤独与思乡,这里没有街坊邻里、群居群乐的概念。前些天独自巡逻的时候遇到一个70多岁的当地果农,自己独自经营着一片几十亩的果园,我停下车来跟他说了一会儿话,临走时老农拉着我的手对我百般感谢。我很纳闷,老农说已经很久没跟外人说过话了。后来我才知道,这就是塞浦路斯老年人的常态。

  每当我晚上独自巡逻,自己驾车走在漆黑颠簸、荒无人烟的山路上,亦或是停下车来,独望异国他乡寂静的夜空时,心中总是充满浓浓的寂寞和思乡之情。五个小时的时差,当我最孤独的时候,家乡亲人们正在凌晨的熟睡中,我不能打扰他们。我要在生活中发现快乐,每当与警队同事们相聚的时候,就是我最快乐的时刻。我们同处异国他乡,遇到挫折相互鼓励,是警队给了我温暖,给了我调整、休憩的港湾,给了我坚持走下去的勇气。

  承载着家乡人民的嘱托与期寄,怀揣着对家人的相思和牵挂,我戴上蓝盔,带着守望和平的初心,无怨无悔,继续前行。

关键词:责任编辑:郑金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