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河北长安网 >> 政法文化

闫辰国:那年的端午节

河北法制报 2019-06-11 15:34:19

        闫辰国
 
  农历五月初五,被人们称作端午节或端阳节。端午节习俗甚多,因地域不同而又存在着内容或细节上的差异。
 
  我曾去过不少地方,曾入乡随俗过过不少端午节,但感触最深的,还是小时候那年的端午节。虽然时间过去四十多年了,但至今仍让人难以忘怀……
 
  那年身体羸弱的我突然在端午节前生了一场病,高烧不退、呕吐、四肢无力。在缺医少药的年代,娘急得团团转。那天下午,娘从炕上拉起我,来到村东头的大娘家。大娘问明情况后,从针线筐里取出一只缝衣服的钢针,点燃油灯,把钢针在灯头上烧了又烧。从包袱里抓出一团老棉花,开始给我治病。娘抓着我的两只胳膊,让我忍着痛不要哭。大娘左手两指紧揪着我的眉心,右手提针“叭、叭、叭”扎下去。我因疼痛,眼泪骨碌碌地掉了下来。大娘将钢针别在衣襟上,用两手的食指和拇指在伤口处用力挤压,一股股的黑血不断涌出,大娘随手用棉花擦去。她不慌不忙,气定神闲,俨然像做她的针线活一般娴熟。血挤不出来了,就在原处再补三针,继续重复原来的动作。大娘先后把我的眉心、耳尖、耳坠、鼻尖、口唇以及十个指尖,全部用针扎破放血,一团棉花擦得全是血污。
 
  回到家里,我感到身体轻松了许多,也有了精神和食欲。从目前中医理论和实践来看,放血的确对血液循环是很有好处的,最根本的疗效是解毒,能直接排除局部经脉中瘀滞的气血与病邪,促使经脉畅通无阻。放血还可以使得炎症恢复加快,梳理肠胃积滞下行,对镇吐止呕很有效果。
 
  端午节到了。娘早早起来,将院子打扫干净,第一件事是用红黄蓝绿黑白等颜色的细线拧成五彩绳,在太阳未出时,按男左女右拴在我和妹妹的手腕、脚腕、脖子上,这在家乡称作“绑花花”。娘一再嘱咐我们不可随意折断或丢弃,要在夏季第一场大雨时抛到河里。她说,戴“花花”的孩子可以避开蛇蝎类毒虫的伤害。扔到河里,就是让河水把瘟疫、疾病冲走。
 
  之后,娘将“花花”系于门扣上,把从村外采回的蒿子摆放在大门两侧。东邻有一颗非常大的椿树,这个时节,树上挂满了“椿花豆”,一嘟噜、一嘟噜的煞是好看。看到别的小朋友手腕上都带着“椿花豆”扎成的绣球,就嚷嚷着让母亲做。母亲拗我不过,站在自家房顶上,采了邻居家椿树上的一些“椿花豆”,用线把“椿花豆”一粒一粒串起来,像串小铃铛,系在我和妹妹的手腕上。
 
  当时,家家都很穷,端午节既不会改善伙食,更吃不到香喷喷的粽子。可那一年端午节是个例外,娘让三哥到寨河里采几片芦苇叶回来,将小米和枣子洗净,用温水浸泡之后包成牛角小粽子,放到锅里煮。这便是我吃到的最早的粽子了。
 
  吃过粽子,村里高音喇叭开始广播了,赤脚医生下午要给学龄前儿童“种疮”。“种疮”就是给孩子们接种天花、牛痘疫苗。我和妹妹被带到诊所,赤脚医生用类似刻章用的小刀,在我和妹妹的右臂上各划了一个“十”字,在出血的部位各滴了两滴液体,这便是最初的疫苗接种方法了。然后,赤脚医生又送给我和妹妹两袋用于治疗蛔虫的“宝塔糖”,我们欢喜地回到了家里。
 
  三哥放学归来,听说我和妹妹种了“疮”,就跑到苇塘里逮了几条小鲫鱼,炖汤给我们喝。他是听村里赤脚医生说的偏方,种了疫苗喝鲫鱼汤,“疮”发的要好一些。到现在,撸起右臂,当年种的“疮”留下的疤痕仍然清晰可见。
 
  “五月五,是端阳,艾枝插在大门上,出门一望麦儿黄。五彩绳,五色龙,保平安,避刀枪,游光厉鬼不敢撞。艾叶香,香满堂,桃儿红来杏儿黄,这儿端阳,那儿端阳,幸福生活万年长。”傍晚时分,大人们做好了饭菜,就站在自家房顶上呼喊孩子回家吃饭。孩子们听到叫声,陆续唱着老师教的歌谣,蹦蹦跳跳向家里奔去……
 
  (作者单位:邢台市公安局桥西分局)

关键词:责任编辑:柳红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