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河北长安网 >> 政法先锋

“我把后背交给战友” ——沧州特警背后的故事

河北长安网 2019-01-02 10:05:27

  冲进屋内“毙敌救人”;百米外狙击目标;手枪15米精度射击;拉着6.8吨重的装甲车走……近日,记者走进市特警支队,探访沧州特警背后的故事。

  “砰砰砰”……记者还没走进靶场,就听到了市特警支队靶场里传来的枪声。循着枪声,记者一路走进靶场。原来,市特警支队雄狮突击队的队员们正在分批开展战术小组训练和防暴枪应用射击训练。

  记者看到,5名特警队员组成一个战斗小组,由盾牌手掩护,后方人员警戒,投弹手投爆震弹,战斗小组在爆震弹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冲入浓烟四起的模拟房间,利用娴熟的战术配合,连续完成了突入、警告、掩护、换弹等动作,并在“警告无效”的情况下开始射击。 50秒内,子弹全部命中7个目标靶。战斗小组成员配合默契,战术动作一气呵成。

把后背交给队友“他们就是我的‘眼睛’”

  “整个突击攻坚的过程只有短短一分钟,而决定成败的往往是关键的几秒钟。我们的队员就是要不断练习突击的的速度、射击的精准度以及配合的默契度,把每次演练都当成实战一样对待。”雄狮突击队大队长毕勇告诉记者,每一天,突击队员都要重复无数次同样的训练内容。

  “你这么冲上去,不担心背后吗?”面对记者的提问,第一个冲入房间的盾牌手回答说:“无论是实战训练,还是真正对案件进行处置,当我拿起盾牌的那一刻起,我的后背就交给了我的队友。他们就是我的‘眼睛’,我要做的就是顶在他们的前面。”

  训练中,一名突击队员手腕不小心被盾牌割伤,但他甩甩手,根本没在意,仿佛早已习以为常。 实战训练难免有意外发生,为什么要坚持用真枪实弹训练呢?面对记者的疑问,雄狮突击队教导员郭强说:“只有让队员在平时的训练中适应实弹,他们才能在真正的实战中从容不迫地面对危险,打击暴徒。”

平时多流汗战时控全局

  在靶场的北侧,10余名特警队员正分批进行实弹射击。

  记者看到,3名特警队员在距离靶位15米处定点射击。他们双脚分开,身体前倾,将手枪里的5发子弹快速射出。射击完毕后,3名特警验枪、验靶后归队,另一组3名特警队员轮换上场。

  “他们正在进行手枪15米精度射击训练。”市特警支队教官谢炳雨告诉记者,这一项目难度很大,对特警的控枪能力要求极高。用杠铃练手腕力量是他们的制胜秘诀。特警队员经过长年的训练,双手虎口都磨出了硬硬的老茧。 特警队员在执行任务中,很少会待在一个地方不动。在进行搜索、攻击和拘捕等行动过程中,为了能应对突然出现的威胁,特警必须能随时进入射击状态,并且要“眼到枪到”,这样才能在实战较量中迅速控制嫌疑人或危险人物,更好地掌控全局。

狙击手“飞鸽”与枪融为一体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突然看到,靶场的角落里地趴着一个人,一动不动。

  “他叫王斐,是雄狮突击队的老牌狙击手,代号‘飞鸽’。”毕勇告诉记者,王斐狙击经验丰富,人们都佩服他的本领,喊他“飞哥”。久而久之,人们根据谐音给他取了个绰号——“飞鸽”。

  从警7年来,王斐先后多次参加各种级别的特警比武,在与各地特警精英的较量中,多次荣获佳绩。可以说,王斐是逢比武必参加,参加必得名次。

  走到王斐身边,记者看到王斐的狙击枪枪管上稳稳地摆着2个子弹壳。

  “王斐平日里活泼爱笑,爱讲一些让人发笑的小段子。但是到了训练场上,他就像变一个人,沉稳干练,少言寡语。”毕勇说,“作为狙击手,凝心静气是最基本的专业素质。王斐每天的训练任务就是瞄准、击发。为练‘静功’,他在地上一趴就是两个多小时。”

  此时的王斐就像一块石头,好像所有的事情都与他无关。在他的心里,眼中就只有百米外的靶心。

  “枪就像我身体的一部分,你必须了解它的脾气和性格。”王斐说,他对枪有一种特别的偏爱。他抱着枪在训练场上趴着,其实是他在和枪在“交流”。

特殊的“战友”过命的“交情”

  记者随后来到警犬训练场上。此时,这里正在开展警犬搜爆科目训练。

  记者在现场看到,训练场上摆放着一排箱包,警犬训导员王帅带着史宾格犬“玛莉”依次走到箱包前。“玛莉”逐个嗅闻后,没有找到确定目标。“玛莉”没有放弃,转身再次返回,又重新开始第二次嗅闻。这一次,在第3个箱包前,“玛莉”果断卧下示警。

  王帅告诉记者,训练警犬是一项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相结合的系统工程。一条幼犬成长为合格的警犬,要经过严格的筛选和训练等多个阶段,这个过程起码要一年左右。训犬的每一个环节都需要训导员付出巨大的心血和汗水。 “不要以为它们不懂主人的想法。其实,警犬特别懂事,训导员的心思它们都能懂。”王帅告诉记者,有一次,他带“玛莉”执行搜爆任务,爆炸物被藏匿在停车场内的一辆车上。当时正下着小雨,严重影响了“玛莉”对爆炸物气味的辨别,给搜爆工作带来了困难。他带着“玛莉”与另外一组搜爆员对停车场内50多辆车进行搜索,结果一无所获。他心中正着急时,“玛莉”似乎感受到了他的想法,一下挣脱开束缚带,沿着刚才搜索的轨迹,再次仔细搜索起来。最终,“玛莉”在一辆白色汽车旁卧下示警。看到“玛莉”的示警,他急忙跑过去抚摸“玛莉”的头,才发现它脸部的毛发已经湿透,嘴角上还有泥。很快,排爆队员在那辆白色汽车上找到了一个自制的雷管式爆炸装置。

赤膊拉车装甲车被拽着“跑”

  “使劲,好!……”这时,靶场外一阵欢呼声引起了记者的注意。记者随即走出靶场,发现跑道上停着一辆特警装甲车,一群特警队员正围在两侧叫好。

  记者走近一看,原来,在装甲车前方,一名特警队员赤裸上身,腰间系着一条黑色的拉力带,拉力带的另一端连接着装甲车的前杠。这名特警队员双手紧紧握住一根绷紧的麻绳,奋力地拉动着。此时,这名特警队员全身的肌肉鼓动,像快要撕裂了一样,脸也憋得通红。随着一声大喊,后方重达6.8吨的装甲车动了,一路被这名特警队员拉出去十多米远……

  毕勇告诉记者,特警在公安队伍中算是“与世隔绝”的警种,特警队员平日里除了训练还是训练,过地桩、爬高墙、空中软网、高塔速降、斜绳摆渡、越爱尔兰高板、翻起地面上重达100公斤的轮胎……

  特警出击,飒爽英姿。人前风光,与背后的付出是分不开的。特警队员平日里吃的苦,受的罪,只是在为关键时刻制敌的那一瞬间做准备。

关键词:责任编辑:郑金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