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河北长安网 >> 政法文化

张树永:采访上八角村

河北法制网 2018-12-14 15:59:14

 

 上八角村北村口。张树永摄

  □张树永

  上八角村,是张家口市阳原县井儿沟乡的一个行政村。采访这个村,缘于我报2018年开展的“法治河北建设基层行”系列采访活动。

  阳原县位于华北平原与蒙古高原过渡带,我们从华北平原上的石家庄来这里,直觉就是一步步向北,一步步向上。相对于平原区,这里地广村稀。汽车在原野上奔驰,坐在车里,我的“特点”又出现了,朦朦胧胧,迷迷糊糊,不知西东。

  突然,眼前的一片“景观”使人精神一振:一个类似于古榕树搭建的“门”的造型标识上写着“中国·礼义小镇”,树干即壁柱两边镶刻着典籍三书——《礼记》《三字经》《弟子规》。旁边立着一块巨石,粗犷造型有点像埋头用力的牛,巨石上刻着“尚礼重义厚德善行”八个红色大字。虽然看得出这些标示艺术都是“现代作品”,但还是隐约带出了其背后村庄的古老传说、古老文化。这就是上八角村的北村口。

  那天下点小雨,顾不得满地雨水,我们上前拍照。采访的三要素时间、地点、人物,一个不能少,一个不能错。

  进入北村口,眼前是一条向南延伸的笔直道路,挺有透视感。路西有一排近年建的平砖房引人注目。三件事物让我感兴趣。眼前的“上八角村新时代农民讲习所”牌子,立马让我想起中学时期学过的湖南农民运动讲习所,以及毛泽东那篇著名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倍感亲切;听到大喇叭的法治广播,有些惊喜。小时候,我的家乡家家户户都安着一个圆形小喇叭,早晚进行广播,我们就是从这些农村广播喇叭里了解国家大事、身边小事的,很亲切;院北面一片绽放的鲜花看上去很惊艳、很温暖,花大都是橘红色的,高高的杆儿,亭亭玉立,在落花时节的高原上凌寒开放,更觉亲切。我曾问当地人花的名字,他们也叫不出来。

  为什么要把上八角村打造成“礼义小镇”,为什么说上八角村有礼义的传统,证据在哪?我们得搞清其中的历史脉络、逻辑关系。于是我们在采访中不停地刨根问底。据《察哈尔省通志》记载,上八角村建于明洪武年间,清嘉庆十九年重修,距今600余年。原是高墙壁垒的屯堡、军事防御的要塞,早年被称为“新安堡”。村民说,其实出土的砖石瓦片说明,建村时间要早于文字记载的时间。

  至于说上八角村有“讲礼”传统,村里现在还保留着古堡门,上刻“礼门”二字,意为君子遵行的礼义之道,提醒人们出入堡门时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善行其道。城堡在村南的旧村区域里,我们去实地查看。果然,旧村落残墙破壁,古建依稀,岁月沧桑,遗韵悠悠。城堡门临风而立,“礼门”两个大字依然清晰。

  至此,我们在“物证”上找到了上八角村崇德尚礼、明法善治的根、源。上八角村今天的良好村风是有传承的,老祖宗讲究的仁义礼智信就融化在他们的血液里。而在中国古代,德、礼、法的精神是相融相通的,不同程度上成为人们的规范。

  诠释上八角村的古老、文明,不仅有物,更应表达人文精神。于是我们挖掘人的故事。

  在查看古村遗迹时,发现一块地方的说明牌,立即记录下来:“明初,村人胡广善一家人乐善好施,扶贫济困,人称胡六善人。其长子胡建业,跟随燕王征讨元残余势力有功,封为太原显武将军,为了家乡百姓安居乐业,奏请朝廷在村里建高墙壁垒,并在村西北的高台建军营一座(人称胡大将军寨),与村堡形成掎角之势,从而免去元残余势力的侵扰,使村民过上了安静的生活,此处即为胡大将军故居遗址。”看来,这里乐善好施自古有之。

  然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我们的采访也更侧重上八角村人在道德、法治建设的今天所展现的时代风采、感人故事。

  村民杨金梅无怨无悔悉心照料瘫痪丈夫20年的事迹纳入我们的视野。1997年,杨金梅的丈夫右腿摔断,高位截瘫。杨金梅在低矮的土屋里,在土炕边天天给丈夫喂饭。那时孩子小,还有地要种,杨金梅一人整日披星戴月地忙,支撑这个家。如今61岁的她终于盼来了丈夫病情好转、孩子长大成人的一天。眼前的杨金梅相对瘦削,不擅讲话,但看得出来她的善良,以及岁月和重担留给她的雕琢和痕迹。我根据过去的采访经历,也对杨金梅曾经的生活做了些想象,心情和脚步不觉沉重起来。

  我们对上八角村办的“土掉渣”的村史馆、民俗馆很感兴趣,很有感觉。从中品味这个村庄的精神追求。

  村支部书记胡俊委是个黝黑瘦小的年轻人,这与我之前想象应该是一位“老支书”不同。他很谦虚。的确,这么一个年轻人承载这么一个古老的村庄,很不易。据说他原来做彩钢生意,也许村里需要一个有新思想、新经济头脑的人带领村民,所以选了他。

  他正带领村民建设新上八角村。村里规划建110户的新房。我们采访的时候已建成80户。还有30户叫作“幸福院”,正在建,解决村里的困难人口住房问题。到完工之日,村里没有了危房,相当的人员入住了新房。由于下雨,通向“幸福院”工地的路积水很厚,泥泞不堪,人根本无法行走。村民找来三轮车,载着我们去看。鞋还是陷到泥里,但我们的采访机会不能错过。 出上八角村,天已渐黑。与此同时,一篇反映该村坚持“法治、德治、自治”三位一体的报道骨架也已明晰,这便是前不久发表的《厚德明法古韵今风——探访阳原县上八角村如何打造“法治礼义文化小镇”》。

关键词:责任编辑:柳红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