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河北长安网 >> 政法文化

生命的坚守

河北长安网 2018-10-12 16:16:48

  夜已经深了。
 
  窗外一片璀璨的灯光,白日里喧嚣的小城静静地进入梦乡。可我的办公室里依然灯火通明,如同白昼,我和几个同事正挣扎在一本本的卷宗中。数字、票据、数字……一个经济犯罪的阴谋浮现我的的眼前,渐渐清晰起来。
 
  “叮铃铃”电话响了。这个时候谁来电话?心中满是疑惑,赶紧接通。电话的那头传来了母亲苍老的声音:“红啊,你爸住院了,我知道你忙,就一直没给你说,现在你爸急需手术,回来一下吧。”
 
 
  父亲病重的消息犹如睛空一个炸雷,惊的我六神无主。父亲一向身体还好,怎么就突然病倒了,大概是他太累了,年逾古稀的人了还一天天到处跑,给人家当会计打零工。他常说:跟数字打了一辈子交道,放不下它们呀。
 
  我飞车赶到医院。母亲满头银丝,一脸憔悴。病房内,父亲躺在床上输液,睁着眼,却不知在看什么,身上插满了输液管、导尿管、胃管等一堆导管。温柔的灯光照到父亲的脸上,他面色苍白,毫无表情。“爸,我是红啊,我回来了,你醒醒。”父亲似乎没听到我的声音,依然静静的躺着,只有鼻翼间在轻轻的呼吸,曾经那么坚强和要强的一个大男人,此时竟如此摊卧在床,我流泪了。
 
  母亲说,父亲是急性心脏病,昏倒在村口了,现在还处于半昏迷状态,偶尔清醒一会儿,需要马上手术,费用大概得20万,家里钱已经用完了,看看我能不能想想办法。筹钱,马上得用钱,病床上老父亲等着我呢。20万,我一个检察机关的司法会计,月工资三千块,从那里能弄到20万。我安抚好母亲,打电话给爱人,把家里的钱都拿来吧,再向亲友借点。
 
 
  爱人来了,只筹到了15万。医生又来催促了,得尽快手术。我看着病榻上无助的父亲,想着累弯了腰的母亲,怎么办?今天上午犯罪嫌疑人家属要送我五万块钱,希望我在账目查证上给予照顾,我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可是现在……唉,我狠狠对自己说:你真无能,就这样瞪眼看着自己的亲人踏在生命的边缘线上,束手无策。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夜深了,我却没有丝毫睡意。爸爸,你醒醒啊,你是我心中的大山,你不可倒下的,一定要站起来。爸爸的生命,会计人的诚信,检察官的职责,在我的脑中交织、盘旋、争斗……我握住爸爸的手,那双曾多次给与我力量的手,现在却没一丝生机。爸爸,要不咱先用一下犯罪嫌疑人家属的五万块钱,回头有钱了再退给他。我握着父亲的手,絮絮叨叨,向父亲叙说案件及我的苦闷。突然,我感觉自己的手被父亲紧紧地握了一下,他的眼在直直的盯着我。
 
 
  “爸,你醒了?”我一阵欣喜,顾不上许多,忙要去喊母亲,但父亲握着我的手却不肯松开,好像怕我跑了,我重新坐下,只见他的手颤抖在我的手心上划了一下,又划了一下,我不解其意,疑惑的望着父亲,他休息一会儿,又将刚才的动作重复了一边,我还是不解。
 
  父亲怎么啦?
 
  “你想说什么?”他不能说话,嘴微张着,有些着急,就这样重复着这个动作,我感觉他在写“1”,“1”是什么意思呀?我努力的思考着,这和我说的话有什么关系吗?1,1,1......我默念着,忽然醒悟,干了一辈子会计的父亲在告诉我,一就是一,要实事求是,诚实守信,不能作假。
 
  “你告诉我:一就是一,实事求是,是吧?”
 
  “啊,啊。”父亲一下高兴起来。我阵阵心酸,处在生命边缘的父亲,在信念与生命的十字路口,毅然让我选择了坚守。我满含热泪地说:“爸爸,我也知道这样做是不对的,可您的病怎么办啊?”爸爸眉宇间微笑着轻轻地摇了摇头,似乎在告诉我,爸爸没事。“爸爸!”我已泣不成声。
 
  第二天早上,爱人打电话来,说不用为钱发愁了,单位领导和同事们听说我家里的事,自愿捐款,手术的钱已经凑够了。爸爸,我们可以手术了,你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窗外阳光灿烂,普照人间,又是崭新的一天。一就是一,爸爸,放心吧,我记住了您无言的叮嘱,实事求是,诚实守信,我会用生命坚守的!

关键词:责任编辑:柳红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