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河北长安网 >> 政法文化

陈连义、徐朝文艺作品:晚霞映照农田美

河北长安网 2018-07-11 10:50:48

  傍晚时分,吃罢晚饭,我漫步在田间路上。农民们趁着凉快,精心打扮着自己的小庄稼,为玉米浇水、施肥、除草、喷洒农药,晚霞西斜,向大地洒下一层金黄色的粉沫,使农田瞬间美了起来。

  放眼望去,农田的农作物在晚霞的映照下,美不胜收,好像一副特大的油画,这幅画是任何大师描绘不出来的,只有天公能一挥而就。公路旁的道沟里不知哪位农民种的春玉米,齐刷刷、绿油油,晚霞西斜,玉米叶被映照的放射出绿光,玉米叶伸展胳膊,使着劲的往上窜;一大片油葵正开着花,上午朝东的脸,中午朝南的脸,一看日落西山,又扭过脸来,让太阳看一看她美丽的脸,真是向日葵花儿黄,朵朵葵花向太阳。

  行走中遇见头戴草帽、脚穿水靴给玉米浇水的曹智芬,“浇一亩地需多长时间”我问她,“一个多小时吧”。曹智芬边用铁锨挡着水口边回答。曹智芬有点兴奋的说:“原来用小井浇地,拉着机器,满地铺的都是小白龙,每到浇地大人孩子一齐上,拉着小车,带着吃喝,跟逃荒的一样,一天浇不几亩地。改革开放40年来,农村的变化大了,现在开开井,改个畦口,就甭管了。”

  放眼西望,晚霞的光束刺得睁不开眼,只好手搭凉棚,有几个农民正在给玉米喷洒防治钻心虫的农药和除草剂,晚霞映照下,喷洒出来的药雾好像微电灯放射出来的丝丝光线,他们大都穿着雨衣、背着药桶,在晚霞的映照下,像电视动画片里的铁甲勇士。收割的麦茬,齐刷刷,黄橙橙,像排排银针,插在黑色土地里,绿油油的玉米苗有的高出麦茬,有的还隐身于麦茬里,浇过的玉米苗像吮吸了乳汁的婴儿撒着欢儿的往上长,没及时浇上水的玉米,像似饥渴的婴儿蔫了吧唧,小庄稼和人一样知冷知热知饥知饱啊!

  晚霞还在向大地、农田辐射着银色的光芒,照在绿色的田野上,照在农民脸上,使农作物变得更绿,使劳作的农民脸上更灿烂。在地头碰见一位农民蹲着抽烟,“干什么呢?”我问,这位农民说:“用施肥机器上化肥。”老农接着说:“原来,给庄稼上化肥要么用牲口拉着楼,要么用人工挖坑,一天上个10亩8亩的,现在小机器一响,一个小时就施肥4、5亩。”老农掐灭烟头,发动了机器,随着机器突突的响声,这位老农漫游在齐腰深的棉花地里。

  晚霞的每次来临总是这样漫不经心,它没有朝阳鲜艳夺目和生机盎然,也不同于正午日头的热烈刺眼和骄气逼人,在我看来,晚霞,那是一种更容易接近的温柔,仿佛思念中人的低语和歌吟,又如同梦里爱人的细碎脚步,我不知道我所形容的,是否已然真实地描述了晚霞与农田美的意境,但当一抹晚霞映入我眼里的那一刻,我整个的人儿,便重重的溶解在晚霞的映照里,溶解在晚霞西斜农田美的画面里了……

关键词:责任编辑:郑金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