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河北长安网 >> 政法先锋

高云升:我愿意把自己全部奉献

2017-12-03 18:33:19

  高云升同志事迹简介

  高云升,邢台市公安局治安支队原主任科员。他了解基层,业务精通,从警28年足迹遍及253个基层派出所,被誉为“活字典”、“活地图”,荣获“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雄模范”称号等多项荣誉。2015年因病去世,年仅49岁,身后捐献眼角膜让两人重获光明。

 

  我愿意把自己全部奉献

  ——记河北省邢台市公安局治安支队原主任科员高云升

  高云升,男,汉族,1966年1月出生,邢台市柏乡县人,1990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8年7月从河北省人民警察学校毕业参加公安工作,生前为邢台市公安局治安支队主任科员,二级警督警衔。

  他是一名从警28年的老公安战士;

  他的足迹遍及全市253个基层派出所;

  他荣获过一串串金光闪闪的荣誉:5次荣立个人三等功、10余次受到嘉奖,2015年6月被河北省委评为“百姓喜爱的好官”、10月被公安部授予“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雄模范”称号。2015年10月28日凌晨,高云升因贲门癌晚期逝世,年仅49岁。

  恪尽职守不忘初心

  从警28年来,他先后在法治、内保和治安等业务部门工作,从普通民警一直干到分局副局长、治安支队副队长、主任科员,无论是普通的一兵还是当了领导,他都“恪尽职守,不忘初心”。

  2004年的春天,有一次高云升回到家里,妻子戴亚青发现他的半边脸都红肿了,一再追问,他才说出了事情的原委。原来,他去邢台市三院解决医患纠纷,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因儿子病亡,悲痛欲绝,情绪失控。高云升担心出现意外,就对她说:“您老有气就冲我撒吧,但千万不能冲击医院!”话没说完,老人竟真的朝他的脸上打了两巴掌,老人的一个亲属也上来给了他几拳。后来,众人纷纷指责老人,老人觉得不好意思,慢慢恢复了平静。

  这年除夕,两个男孩因为抢烟花产生矛盾,其中一个男孩把另一个男孩刺伤。被刺伤的男孩被送往邢台市人民医院急诊科,终因伤势过重于次日零时死亡。亲属情绪崩溃,围攻医护人员,拒不移送尸体。接到报警,高云升立即带领民警赶到急诊科。为了安慰家属,高云升带领民警连夜跑了几家寿衣店,自己垫付500多元钱给死者买齐了寿衣,并亲自帮死者换上。死者亲属深受感动,经进一步做协商,终于同意先把遗体移送太平间。等高云升安抚好家属,已是大年初一的早上八点。

  2005年,一位老人在市里一家医院的治疗过程中去世,家属一直在医院吵闹,还把另一位90岁的老人抬到了院长办公室,棺材堵到了医院门口。“刚开始是安排一位年轻的民警去,高云升摆摆手说,让我去,我年纪大,经验多,让他跟着也学学。”时任内保分局局长的李锡达说,“这种事,别人躲还来不及,高云升每次都是往上冲。” “一大口黏痰,啪叽一下就吐在了高云升的脸上,他擦擦,继续和当事人说话。这点谁能做得到?谁还没个气性?”中钢邢机武保部副部长朱金海比划着说。2005年,他亲眼目睹的一幕:闹事者喝醉了酒,占据了一处高地大闹,高云升劝解过程中,被吐了一脸。高云升不急不恼,直到把事情处理好才找地方洗脸。

  奉献自我 璀璨人生

  “家里事都靠他爱人,他就是个工作狂。”高云升的一位同事说。

  高云升的老领导、老搭档,邢台市治安支队原第一政委李锡达讲起了这样一段事。“记得是2006年,当时高云升负责企业和医院安保这一块,经常是一连好几天不是住在企业,就是忙着奔波在各大医院处理医患纠纷。有一次,我恰巧到医院去处理工作,结果碰到了他媳妇。原来,高云升的儿子做手术,已经住院好几天了。我正惊讶没有听老高提起过,亚青早已是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和我说:‘家里的事,从来就没有指望着高云升。’”

  2006年年底,邢台市公安局内保分局与治安支队合并,高云升被安排分管派出所的基层工作。派出所基层工作涉及面广,业务性强,高云升不断下基层摸排情况,搜集掌握第一手资料,以完善自己的工作。“老高是我们这儿的活字典、活地图。”与高云升一同下过基层派出所的唐利民说,“全市253个基层派出所,有的临近大道,有的在山区,但是只要有老高在,哪个派出所在哪儿,里面几个人,所长叫什么,全都能知道得清清楚楚。”在组织分派高云升分管基层派出所的那几年,他每年至少要走100个以上的基层派出所,有的时候任务紧,他常常是天不亮就出发,天快亮才能回来。

 

  高云升的母亲瘫痪在床12年,期间住院三四年;他的儿子又因患皮样囊肿,手术四次,还因病休学一年,但是高云升从来没有一次因为个人私事向组织请过假,自从管起派出所基层建设之后,更是多年没有在家过过除夕。

  由于长期超负荷工作,积劳成疾,高云升患有严重的腰间盘突出及高血压、糖尿病等疾病。有一次腰疾又犯了,血压高到二百,但有一个紧急公务要处理,他打了一针封闭就赶赴现场。

  2011年3月,高云升去县里途中发生车祸,锁骨和12根肋骨全部折断,但他仅治疗休养了56天,就不顾医生劝阻回到岗位。

  2013年12月25日,在一个演练现场,高云升突然发病,却忍到演练结束,一测体温,高烧四十多度。

  2014年开始,高云升体重迅速下降,人显得越来越消瘦。进入6月,经妻子极力劝说,他才到医院做了检查。谁也没有想到,这一查,竟是贲门癌晚期。

  在北京住院期间,高云升先后接受了开胸手术、放化疗、介入治疗等措施,仅化疗就做了六次,体重锐减六十斤。这期间,高云升的手机从未关机。

  有一次,高云升的手机响了,是基层派出所的同志向他咨询有关治安工作的业务问题。高云升正躺在病床上输液,他吃力地抓过手机,耐心细致地解答那位同志的问题,电话打了二十分钟,却一句也没有提自己生病住院的事。

  为党献礼用生命致敬

  2015年7月1日,中国共产党建党94周年,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有一个人为党和人民交上了一份特殊的党费——眼角膜。

  高云升49岁,但是一头白发的他看起来倒像是59岁。病中的高云升,在医护人员的指点下,一笔一划地在《捐献遗体眼球志愿书》上签了字。他的妻子和孩子也在志愿书上签了字。

  “也不知道我这病,其他器官还能不能捐,如果可以,都捐了吧。”高云升说。

  这可能是高云升最后一次过党的生日了,他无论如何都想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再做一件对社会有意义的事。

关键词:人物责任编辑:张鹏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