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河北长安网 >> 特约来稿

儿时的月饼

2017-10-26 17:38:30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峰峰矿区人民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 杨万庆

  中秋将至,已多年不吃月饼的我,竟想起儿时的月饼来。我的童年,是在太行山深处的一个小山村度过的。那时候,家里兄弟姐妹多,日子过的很是拮据,待到中秋夜,能吃上一个香甜的月饼,便成了儿时不断轮回的灵动的记忆。

  故乡的传统习俗,在中秋节的前几日,成家的儿子、出嫁的女儿以及其他亲朋好友都会给父母送来月饼,多少视家庭生活状况不等。娘总是把月饼收纳在一个长条形的竹篮里,盖上一条毛巾,然后把竹篮用铁丝悬挂在堂屋进门左后方的房梁上,高度就是家长和大人们踮脚能托住蓝底的样子。娘会瞥上我们一眼说,要防老鼠哩!嘿嘿!我们知道,还有我们这样的小老鼠呢!娘同时挂上去的还有我对中秋月夜的憧憬和对篮内月饼的垂涎。

  中秋夜如期而至,山中的月亮格外皎洁。现在能吟颂李白的: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又疑瑶台镜,飞在青云端。可那时只是朦胧地闻到桂花香,还有隐隐听到吴刚飘渺的伐树声。蟾蜍刚露头,娘就会在院子里,斑驳的树影下,朝着月亮摆上小方桌,供上月饼、梨和石榴(我家有棵老梨树、姥姥家有棵石榴树),燃起三柱香,娘带领我们对着月亮磕三个头。娘说:让月宫娘娘先享用供品,等香着完,我们就可以分月饼吃了。

  香燃的很慢,等待的过程漫长却也享受,我们在院子里、草席上,围坐在娘的身边,继续津津有味地听已经滚瓜烂熟的故事。三个儿子分家啦;傻女婿拜寿啦;智慧长工戏弄吝啬财主啦;淘气不孝顺的孩子,会有老毛狐精幻化人形半夜找上门啦等等。我每每被娘描述的老毛狐精在吃小孩的手指的咯吱声吓得毛骨悚然。每次快要讲到这个地方,我和姐姐一起求娘,我们隔过这一段吧,娘还是要讲,我就半捂耳朵往娘怀里钻,总是能博来娘爽朗的笑声......

  皓月当空,被期盼薰的昏昏欲睡时香才燃完,娘会把一个月饼用刀切成四瓣分给我们。其实好几年都是分到月饼后用牙剋一点含在嘴里,就倦在娘的身边睡着了。

  接下来的日子,悬挂在梁上的篮子就成了荡漾在生活中的牵挂,每天放学回到家,看到篮子依然高高挂在那里,心里就踏实。有一天,放学回家早,爹娘都不在家,家里没有人,心像被猫推到了嗓子眼,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到那只高高悬挂的篮子上了,可是篮子太高了,蹑手蹑脚搬来大凳子,上面再摞上小凳子,做贼似的,颤颤悠悠爬上去,把篮子摘下来,可惜的是躺在篮子里的月饼都是整个的,没法下嘴,要是有个小块的,就可以啃一点,娘也看不出来。无奈地挂回去,爬下来,恢复原状。好遗憾,好惆怅,爹娘回来时,须得若无其事。其实,长大才知道,那天的行动是被姐姐窥到了,不过,她一直没有揭发我。

  突然不知哪一天,篮子不见了,多大的疑问也是不需问的。直到转年开春的某一天,娘要去姥姥家议什么家族大事,怎么也不带我,我偏要跟去。一向乖巧的我那天闹的厉害,连哭带喊夹打滚。爹娘无奈,爹对娘说:你走吧!我来哄他。于是,爹从他常年挂锁的抽屉里摸出一个月饼来,我就噙着泪水笑着夺过,抵消想随娘去姥姥家的冲动。那时的月饼硬的像石头,根本咬不动它,只能用牙一点一点剋。

  新一年的中秋节快来的时候,娘才会把头年剩下不多的几块月饼,放在笼屉里蒸一下再分给兄弟姐妹享用,而我的心里又会孕育着对中秋月饼新一轮的期待。

  岁月如白驹过隙,斗转星移,而今爹已离去,娘今耄耋,我还会常常想起儿时的月饼,因它能牵得起乡愁吧!

  疑问:

  老毛狐精是个什么东东?

  那些个月饼哪里去了?

关键词:

分享到:
打印 收藏本页
责任编辑:张鹏宇

相关新闻

主管单位:中共河北省委政法委员会    河北省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
备案序号:冀ICP备10001396号-1    技术支持:长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