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河北长安网 >> 政法文苑

我的父亲

2017-09-28 14:07:24

  峰峰矿区院 杨慧

  来峰峰上班已经半年多时间,但我感觉离开家已经好久。虽然之前在外求学也是长时间不在家,但每年寒暑假都要在家呆好长时间,总觉得自己就像只风筝,牵引风筝的线一直在家里,无论我飞多远,飞多高,都会回家的。但机缘巧合,毕业后我没能回去,我来到了河北,感觉牵引我的线断了,自己突然失去了飞行的方向,适应了很久才慢慢调整好自己的状态,但夜深人静时总会想起我的家,想起我的父亲母亲。

  工作后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就到春节了。回家后,感觉2014年的春节过得好珍贵,单位要求正月初八上班,在家呆了没几天就要走。正月初五突然下了点小雪,因为担心雪会越下越大,路况不好,初六我就从家里走了。早上父亲送我去车站,天还在下着雪,路面上积雪也越来越厚,一路上父亲都没说话,我知道他不舍得我走,同时也担心我在路上的安全。到达车站后,因为下雪很多车辆停发,怕耽误我上班,父亲着急的不行,来回奔忙着问乘务员什么时候能发车,惹得乘务员很不耐烦,我在一边劝解父亲:“没事的,今天走不了明天再走”,父亲担忧地说“就怕明天雪会下得更大”,我们俩都不说话了,在候车室焦急地等待着。过了一个多小时,长途车终于能走了,父亲匆匆忙忙把我送上车。临走时,父亲叮嘱我路上注意安全,去了好好工作,注意身体,家里的事不用担心,我点头答应着。父亲是个说话不多的人,我知道简单的一句话包含了父亲深深的不舍和挂念,听了父亲的话,我的眼眶湿润了。汽车发动了,父亲的身影越来越远,最后只能看到茫茫的白雪,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流了下来。一路上,与父亲在一起的记忆也不断涌入脑海……

  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小时候跟父亲一起去菜园浇菜。夏日的夜晚,明月当空,凉风习习,远处还不时传来蛐蛐的吟唱,站在菜园里感觉好不惬意。小时候浇菜要人工从几米深的水井里往外提水倒在水渠里,然后水通过水渠流到菜地里。我的任务就是帮忙看着水,水流到另一边地头后告诉父亲,免得让水溢出菜地。我站在菜地的田埂上,父亲从另一边的水井里一桶桶往外提水,没一会,汗水就湿透了他的T恤,汗水一滴滴落在田埂上,在月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那时我想父亲的力气可真大。菜地不大,一会水就流满了。“水流到地头了”我边喊边朝父亲挥手。父亲直起腰,用手擦擦脸上的汗水,笑呵呵的对我喊:“走,丫头,回家去”。我蹦蹦跳跳的跑过去,父亲牵着我的小手,一大一小在田间小路上走着……

  虽然是个女孩子,但我小时候特别调皮,平日里跟一群小男孩混在一起,下河抓鱼、上树摘果的事没少干,所以小时候没少挨父亲的打。记得某一天,我又“闯祸”了,父亲知道后只是数落了我几句并没有打我,我突然觉得好像父亲很久没有打我了,我傻乎乎地跑去问父亲,父亲只说“姑娘长大了”。多简单的一句话,但我总觉得自己还是个小孩子。抬起头望向父亲,才发现白发已经悄悄爬上了他的双鬓。原来姑娘真的长大了,父亲却在慢慢变老。

  一路颠簸回到单位已是下午,满身疲惫正准备给家里打电话时父亲的电话打了过来,得知我平安到达,“到了就好,歇会然后吃点东西吧”,父亲的话还是这么简单,我轻声笑了,我想父亲的脸上应该也是放心的微笑吧。

  现在我也已经毕业走向工作岗位,每次想到过去的事总会忍不住笑出来,而父亲一直是我生活中的主角。虽然他没有魁梧的身躯,没有显赫的地位,但就是这样一个普通的父亲从小养育我成人,教育我成才。父亲说我是他的骄傲,但在我心里父亲更是我的骄傲。有人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债主,这辈子是来还债的。现在远离家乡,无法近侍双亲,我又欠了父亲多少的债。我愿累积这一世情缘,下一世再做他的女儿,还我这世欠下的债。

关键词:责任编辑:张鹏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