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河北长安网 >> 法学研究

邯郸市邯山区检察院: 司法改革后民事行政检察工作初探

2017-08-09 16:47:37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摘要】司法改革是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司法制度的自我完善和发展,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任务,还将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而逐步深化。本文民事检察工作的价值重塑,分析司改后民事检察工作运行模式,探索民行工作新机制。

  关键词司法改革民事检察

  根据我国法律规定和司法实践,民行检察监督是在我国民事、行政诉讼中,检察机关对民事诉讼、行政诉讼活动依法进行监督的法律制度,其具有中国司法特色。因此,在司法改革工作中,不断探索民行工作新机制,迎接新挑战意义十分重大而深远。

  一、司法程序上的改善路径

  在社会转型期,我国的司法改革,无论制度如何设计及司法权力如何配置,都将以回应当事人诉求、化解社会矛盾为首要目的。把人民的诉求与民行检察工作结合起来,纳入司法程序处置,寻求以法律手段解决社会矛盾可防止矛盾激化和延伸。民行检察监督因素的介入虽然使传统固有的诉讼程序更显复杂,却使其所产生的司法产品实现了效率最优化。一方面,有了检察监督,更增添了一份程序推动力,程序惰性受到了遏制,程序资源也能够获得最佳调动;另一方面,有了检察监督,司法的错误成本可以得到有效控制,与此同时,中国特色的司法制度和司法程序也得到了有说服力的证成。

  按照民事诉讼法209条的规定及诉访分离的要求,民行检察将承担起回应当事人申诉与妥善解决民事行政纠纷,保证司法公正的最后一道防线。从现行法律和司法程序设计上看,民行检察将是当事人选择申诉、信访的有效路径与最佳选择。加之涉法涉诉信访案件的分离,进入检察程序、纳入到民行检察部门的申诉监督案件将会大幅提高,民行检察化解社会矛盾、依法办案与释法息诉的职能将充分显现。而审判权的运作程序和检察监督权的运作程序,犹如齿轮一般,环环相扣,唇齿相连,在程序的外观设计和效能上均达到了最大化,减少了检法摩擦,程序上的和谐监督得以确认。

  二、司法改革中民行检察的价值重塑

  (一)司法救济的重启

  人民检察院作为国家司法机关,行使法律监督职能,而民行检察工作是人民检察院行使监督权的最直接体现,这种监督权与立法权、行政权、审判权形成了四分的格局。然而,这种监督权并不凌驾于行政权与审判权之上,为了对监督权进行限制,法律并未赋予民行检察的终局性权力,而是赋予了民行检察启动法律监督的程序权力,这种诉讼制衡模式体现了在司法权力配置下审判权与监督权的相互制衡。

  正是基于权力配置上的考量,民事诉讼法明确了人民检察院审查案件启动权,这种启动权在立法上有两层考虑:一方面突出人民法院的自纠机能,如为便于人民法院及时审查、快速纠错,维护判决的稳定性和既判力,民事诉讼法第205条将当事人申请再审时间缩短至六个月,第209条则明确规定当事人申请人民检察院审查需先向人民法院申请再审为条件,强调了司法权力配置下检察机关监督审查的最后屏障作用;另一方面则凸显了检察机关启动审查的重要地位。作为审判系统外的司法监督机关,依据现有法律只有人民检察院才能启动强制监督程序,并且检察系统对同一申诉理由不能重复审查,加之信访制度改革,涉法涉诉案件纳入司法程序,民行检察在程序启动方面的重要价值将更为突出。

  不过,人民检察院在启动司法程序审查后,并不是一劳永逸的。民事诉讼法虽然赋予了人民检察院抗诉权和检察建议权,但检察权力的行使最终还需要落脚于人民法院自行改正,特别是检察建议权,由于相关配套细则尚未出台,其监督效力和成效都有待实践考证。因此,就司法权力配置来看,法律还需进一步细化民行检察监督程序,强化监督责任和法律效果,充分保证民行检察监督的独立性;而在实务操作层面,民行检察需和人民法院紧密配合,将回应诉求、平息纠纷、案结事了及维护社会稳定作为民行检察工作的首要目的。

  (二)执法程序的规范

  民行检察作为司法审查的重要一环,在纠正错误裁判、维护群众合法权益、化解社会矛盾等方面发挥着积极的影响作用。然而民行检察的规范性、科学化执法规则在法律中并未细化,特别是在新民事诉讼法实施前,条文较为宽泛,虽然最高人民检察院作了诸多努力,但各地民行检察工作良莠不齐,程序不规范现象较为严重,导致民行检察虽大力推进,但难见成效。由于法律的原则性规定在实际操作层面难以直接适用,民行检察工作者一方面要学习法律业务,解决“会不会”的问题,另一方面还在思考“能不能”、“行不行”等问题,这就必然影响到法律监督的效率和效果。

  “只有规范化执法办案才能长久”,这种评价对于民行检察工作而言恰如其分,作为司法申诉程序的最后屏障,民行检察必须解决程序性问题,特别是在诉访分离的现实条件下,如何做到涉诉信访与申诉的无缝对接至关重要,就司法体制改革长效机制看,把“规范化问题”形成共识,落实成行动,强化民事行政检察规范性执法迫在眉睫。

  (三)权力监督的强化

  民行检察职能范围一直饱受争议,理论界习惯性地将民行检察定位于对民事、行政诉讼案件的监督,但笔者认为这种认识值得商榷。从形式上看,民事诉讼法和行政诉讼法规定了民行检察对民事、行政诉讼活动进行监督,这种监督模式,其落脚点在于人民法院审判权、执行权合法合理地行使,目的在于督促人民法院纠正错误,正确行使审判权、执行权。因此,更准确地讲,民行检察是公权力对公权力的监督。这也就不难理解民事诉讼法第14条规定民行检察可对整个诉讼活动进行监督,既可以监督审判活动中的一般违法行为,也可以对审判结果、执行行为进行监督。

  另外,随着民事行政检察理论的深化及司法实践的需要,民行检察正展现出蓬勃发展的活力,呈现多元化监督格局。申诉案件法律关系复杂、事实交错不清,部分民行案件涉及刑民、刑行交叉,法律定性困难;部分案件存在行政机关干预司法、损害当事人利益的现象;部分当事人虚假诉讼,严重干扰司法正常秩序等等,这对人民检察院内部上下联动审查、部门协调审查提出了较高要求,也从侧面丰富了民行检察的内容。因此,民行检察不仅要关注案件结果是否合理,还要善于审查案件是否存在行政权干预司法、一般违法行为以及职务犯罪,并给予应有的引导和帮助。

  三、司法改革后民行检察发展方向

  (一)科学谋划,转变和树立司法新理念

  新格局,首先要有新理念,拓展职能定位。从今年开始,我们入额检察官要正确研判民行检察工作发展态势和面临的形势、任务,实现民行检察职能的新定位:把握好检察权是对公权力正确行使的监督制约这个核心,学会运用检察权启动更高层次的监督权,通过检察建议、情况反映等方式为地方党委、政府、人大等做好参谋,推动对审判、执行和行政执法监督工作的深入开展,优化民行检察工作环境。同时,统揽方向架构,要以战略眼光,把民行检察工作放到检察监督大格局中加以审视,努力构建民行检察工作新格局。

  (二)明确工作思路,探索和发现司法新机制

  新格局,其次要着力解决瓶颈问题,需要有效的工作机制来保障运行构筑新机制,形成“三联一建”,与司法局、劳动仲裁委员会、法院加强沟通联系,与律师事务所建立服务咨询点,打造民行检察工作“邯山模式”。并与区政府法制办、区监察局联合会签《关于加强在行政执法工作中协作配合的实施意见》,加强民事行政检察工作在行政执法过程中监督与制约,推进工作深入开展,多措并举,完善和运行工作新机制。

  (三)加强协作配合,建立和完善司法新模式

  新格局,要体现检察一体化,整合了全院民行检察资源,提高办案效率,要推进民行检察与职务犯罪侦查衔接机制,聚焦查办民事行政审判和执行领域的职务犯罪问题,建立向举报中心通报制度和线索受理制度,把办理民事行政审判监督案件和执行监督深入到发现、查办司法不公背后的司法腐败犯罪及其他职务犯罪案件,最大限度发挥检察权对审判权和执行权的监督效果。利用内设机构的协调配合,总结了由民行部门牵头,由侦监、自侦、案管、公诉等部门密切合作的“1+n”办案模式。同时,司改后要推行责任制办案模式,利用检察人员分类管理改革的成果,由1名入额检察官负责,调配辅助人员、书记员等分工协作的责任制办案模式,将办案责任制落实到位。

关键词:邯山区检察院

分享到:
打印 收藏本页
责任编辑:张鹏宇
主管单位:中共河北省委政法委员会    河北省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
备案序号:冀ICP备10001396号-1    技术支持:长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