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河北长安网 >> 读书文摘

浅浅鱼塘悠悠情

2017-01-19 15:12:50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身居县城西南一隅,说是县城,出小区门口向西一抬脚,就迈到泥土芳香的乡村。圣诞节的早晨,起床已经不早,却突然想去西边河滩里转转。

  好长时间没有晨练,一迈开了步子,从头到脚很快舒展起来。过了西柏坡高速辅路,就到了西庄村新建的宽阔的柏油马路。马路两边是村民冬季新栽的木槿树和冬青,两种林木错落有致,相得益彰,美丽乡村建设的成果一览无余。村北是省级冶河湿地,秀色氤氲,一望无际。记得秋天的时候,路口有一个写有钓鱼的指示牌,由于公路整修,已不见踪影。秋去冬至,那清清的鱼塘该不会没有了吧。于是,顺着乡间小径一路向北。路两侧是个林木培植基地,边走边左顾右盼,领略成排粗大国槐的伟岸,欣赏成列龙爪槐的风姿,很是惬意。虽然是冬天,仍可隐约闻见那成片松林的缕缕清香。

  鱼塘,鱼塘!远远的你近了,像一幅寒冬水墨画,曼妙出现在我的眼前。冬不放水,浅浅的鱼塘边,柳杨低语,池坝空旷,不见一人一笠一杆。红砖圆木砌成的栅栏内,两只小山羊抵头戏嬉,几只柴鸡正在啄食;临塘搭建的三间小屋屋顶,冒着袅袅的炊烟。一条小黄狗一路狂吠,直抵足前。听见犬吠,棉布门帘一掀,幸而看塘的老俩口出来了。披着棉袄的老大伯冲我说了声过来了,狗便不吠。看来乡间的狗真通人性,我也只当是对我表示欢迎了。还未到隆冬时节,百米来长的池塘结了层薄薄的冰,但分明能看见池塘的清澈。我像个孩子似的问了一句:没人来钓鱼?话刚出口,便觉不妥。但两个老人并未怪罪,只说这几天水面结冰了,前些天还有人来呢。

  早晨风硬,大伯看我是闲转的,便没再说什么,进了屋子。大娘许是好久没见过来钓鱼的了,便不顾寒冷,在塘边和我热情唠起嗑来。我一句大娘身体看起来硬朗着呢,却勾出了一网感恩亲情的故事。大娘说他老俩都快七十的人了,身体好是因为这里树多,空气好,鸟多,热闹。还有,从机井里抽上来的水也甜,所以他们养的鱼苗壮肉鲜味美,以前礼拜天来钓鱼的人都挤满了池塘。说到这里,老人乐开了花。她又说,这些年党的富民政策好,老俩口老有所养,孩子们都很孝顺,在这里不图挣钱,就图个高兴。不过,也有不顺心的时候。她话锋一转,一个女儿十几年前因车祸去世了,是当时全县拔尖的老师,上过电视报纸呢!说到这里,老人一脸的自豪和动容。“唉!刚开始几年转不过弯,年头多了,现在快忘了”。我宽她的心说,人生无常,这样的事儿也不少,要保重身体,不要老记挂着。她动情地说,自已的孩子,哪能说忘就忘呢,唉!恐怕要等到自己入了土,才能去了这块心病。想想也是,哪个孩子不是当娘的一块心头肉呀。我只好一个劲儿地劝慰说,一切都过去了,还是想开点儿吧。

  大娘虽然年迈,却是个非常开明又爽朗的人,马上转移话题。“好在外孙子有出息,学习好,太像我家闺女了,今年考上了地高(以前称地区高中)。”我说是正定中学吧,那可是全省的重点中学。她说对,可真给她走了的娘争了脸啊!我看到大娘所有的欢喜都拢上了嘴角,就赶紧祝福,这孩子像她娘,真像她娘,以后一定会考上最好的大学!

  大娘笑了,栅栏里的山羊也乐得翘起了胡子。蓦然发现,池塘里的一层薄冰,随着冬日暖阳的升腾,竟化为一池春水。(孙建敏)  

关键词:

分享到:
打印 收藏本页
责任编辑:张鹏宇

相关新闻

主管单位:中共河北省委政法委员会    河北省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
备案序号:冀ICP备10001396号-1    技术支持:长城网